赵扬 回到大理

2018-2-28 11:31:44  出处:其他  作者:佚名  

        赵扬说,在大理,你可以感受到一种能量、一种本土社区所产生的自由能量。大理和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有着很大的不同——大城市的社会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一切按照已有的体制运行,这给建筑师影响和改善人们生活体验方面留下的空间非常有限。大理则不同,它不完成是政治和经济的机器,人们来到大理寻求更加平衡的生活。这里多少还保留了传统的农耕生活体系,这里的自然景观和人工营造的环境保持了相对的平衡。他更愿意在这种现实条件下从事建筑实践。

1

2

         细观赵扬的建筑作品,其微妙、精制的处理手法与中国当下社会极速推进的城市发展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初在国外学习生活的经历,巨大的文化差异让赵扬不断地认清了自我的文化身份。他认为中国人看待建筑的方式与别的文化有着本质的不同。建筑是一个环境和背景,它提供一个生活的场景。为现代人提供幸福感的建筑,即通过建筑影响现代人遇到自然现象并从中找到平静和快乐的方法,是赵扬所最终考虑的。

        毕业后,赵扬选择在远离尘嚣的大理定居。在他的眼中,中国的农村远远胜过中国的城市。“大理的空间结构仍然是基于自然村落的有机构成,而不是受制于一个人为的规划,我们的很多新项目都是在这种文脉中开展。我开始逐渐觉得可能有机会会捡起由于历史原因而丢失的传统。经过战争、社会运动和文化革命等上百年的洗礼,我们物质形态的文明已所剩无几如果还有一息尚存,那就是在中国的乡村,这里的基本空间秩序相对完整的得到保留。在乡村中国,建筑实践能更多的与人文传统发生联系”

        赵扬在大理的实践,可以成为体现这种潜力的一个样板。他专注于使用本土技艺和可持续性材料进行建筑设计。建筑沿袭传统,致力于寻求真正的场所感,并期望在未来打造更加生态环保的建筑。赵扬设计的私人住宅竹庵就是基于中国四合院的经典原形,“我想设计一个用花园来定义的住宅”,与他童年的经历密不可分。那些小时候在复杂交错仿若迷宫的院落小巷、走道和游廊疯跑而过的岁月,让赵扬在这一系列庭院空间中习得中国乡土环境所承载的整个空间和社会结构中的基本文化常识。置身竹庵其中,你会感到非常复杂的空间感以及微妙的内外层次。如果用生活空间的愉悦程度来定义豪宅,那么竹庵就是一所豪宅。虽然它一点也不奢华,但提供了很多可能性,你可以在其中随意“游荡”。“我们所谓的建筑其实是由所有‘非建筑’的事物决定的,我们热衷于深入的去理解一个地方和当地人文。在这基础上去构建看上去仿若天生就属于这里的事物。最终,建筑不过是相互关联的一系列事物。正如创巴仁波切所说的:‘艺术即是优雅地把自己和表象世界联系起来。’这是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方法。”

3

4

5

         竹庵

         竹庵是为画家夫妇设计的住宅。基地位于大理喜洲镇城北村东侧,紧邻大片田野。城北村是传统白族民居建筑保存较多的区域,基地两侧相邻的建筑为典型的“四合五天井”制式民居。竹庵延续了周边传统院楼建筑的内向性,用大小九个庭院和天井来组织内部功能空间。“草筋白”(石灰和碾碎的草筋的混合涂料,字啊大理地区被广泛用于传统民居的外墙)被用作整个建筑的内外墙涂料,使建筑进一步跟周边环境联系起来。

        建筑占地约800平方米。主入口朝东,遵从当地约定俗称的风水关系。从西面的小径接近这个建筑时,需经历两个180度的转折方可经门厅而步入前庭。一条南北走向的长廊提供了

        通向后庭私人区域的快捷路径。从前庭接近中庭的水池会经过餐厅,考虑到大理的风季比较长,餐厅用落地玻璃门窗所围护,但不妨碍用餐时欣赏四周的景致。起居室分为南北两个区域,分别面向窗外的田野和回望西侧的水池。后庭集中了画室、男女主人各自的书房、主卧室等比较私密的功能空间,并设置了朝向和大小各异的四个天井为这些房间提供光线、通风和园林景致。20公分厚的墙体掩盖了结构剪力墙和填充砌块的区别,克服较大跨度的梁被置于模板之上,因此结构的表现性被尽量削弱,于是空间、光线、植物和主人的家具饰品等得以充分呈现。本地盛产的麻石被用于白墙的压顶,雨水嘴和水泥地面的收边。

6

7

        柴米多农场餐厅和生活市集

       柴米多农场餐厅和生活市集,作为一个改造项目,其前身是位于大理古城核心区的一组废弃的办公设施。包括一个白族样式的木结构建筑、一个砖混结构的平方和一个约200平方米的庭院。这个地方被大理的生活方式品牌“柴米多”租赁下来,改造为一个农场餐厅、农产品超市、手工艺展厅和举办每周一次的“柴米多市集”以及其他社区活动的场所。

        改造设计的重点在于处理庭院东南西北四个界面。庭院北面的平房首先被加建成两层的餐厅,餐厅的屋顶根据大理古城的规划要求做成了传统的白族样式。一个钢结构亭子从餐厅的南立面伸出来,把餐厅内部的空间和庭院空间在使用上联系起来。亭子的平面是一个不规则四边形,亭子的立面用竹子包裹,起到强化形体和过滤光线的作用。面向院子一侧的竹立面可以开启,在市集活动进行的时候加强内外空间的联系。竹子的立面向上延伸为露台栏板,栏板的轮廓在立面上也被切出一条斜线,让露台空间朝向老木屋的青瓦坡屋顶倾斜过去。

        大院儿的西侧是一个传统样式的木结构建筑。赵扬及其团队把这个老房子整个一层的隔墙和老木门拆除掉,让整个一层成为一个面向庭院开放的空间。然后在外侧增加了一层竹格栅的推拉门。未来可以根据需要灵活调整内部空间的遮蔽程度。推拉门的外钢框遮挡了红色的木柱和大理石的柱础,以一个新的立面形式来呼应改造后内部全新的空间感:在彻底取消首层木结构形象的同时,烘托出大木屋二层出挑的外廓、瓦屋面的檐口和颇具年代感的木栏杆。

        大院儿的南面是庭院的主入口。赵扬在这里加盖了一个楔形平面的轻钢结构雨棚来重新定义入口空间。一方面为一些售卖功能提供遮蔽,同时也增加了一个空间层次,改变了大木屋从入口一目了然的印象。竹子在这里被用于吊顶,从视觉上跟大木屋首层推拉扇和餐厅伸向庭院的立面联系起来,彼此呼应成一个新的整体。大院儿的西面是种植三角梅的花坛。这一面的处理比较简单,只是把花坛加宽成一个榻,室外就餐和市集活动进行的时候可用作长凳,市集熙熙攘攘的时候,它也是小朋友们相聚的场所。

        更多内容请参阅《IDEAT 理想家》2018年02月刊。

责任编辑:huanglijia
公众号二维码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试用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DN55试用 价格: 2599元/份 数量: 1份 立即申请